堕胎从古至今一直是颇有争议的社会现象,作为客观事实,始终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中。我从事妇产科工作近二十年了,在门诊接诊的堕胎女性逐年增加,可怕的是现在每月的人数都在迅速增加,年龄逐渐下降。也许西方的思想对我们的青少年思想影响更甚,门诊堕胎的年龄竟然到了十三、十四岁,但父母不知道,让人感觉到心寒,我们的伦理道德就要突破底线了,伦理道德的沦丧,不仅会严重影响到国民的身心健康,更重要的是会危害到中华民族的兴亡。

胎儿也是一条人命

1.4周末 即受精后2周,受精卵已进入子宫壁,并开始发育。

2.8周末 胚胎已初具人形,头占整个胎体一半,能分辨出眼、耳、口、鼻、四肢,已具雏形。超声检查可见早期心脏形成,并有搏动。

3.12周末 外生殖器已发育,多可辨认男女,已长出指(趾)甲,肠管已有蠕动,可有吸收葡萄糖的能力。

4.16周末 从外生殖器可确定胎儿性别,头皮已长出头发,皮肤色红、光滑透明,胎儿已开始呼吸运动。

5.20周末 全身有毳毛,若胎儿此时排出母体,有心跳、呼吸、排尿和吞咽功能,孕妇可感觉胎动,检查可听到胎心音。

6.24周末 各脏器均已发育,皮下脂肪开始沉积,但皮肤仍有皱纹。

7.28周末 胎儿身长约35厘米,体重约1000克,皮下脂肪沉积不多,皮肤粉红,可以有呼吸运动,但胎肺未成熟,出生后能啼哭,但生活力很弱。

8.32周末 胎儿身长约40厘米,体重约1700克。皮肤深红,面部毳毛已脱,生活力尚可,出生后加强护理可能存活。

9.36周末 身长45厘米,体重约2500克,皮下脂肪较多,指(趾)甲已达指(趾)尖,出生后能啼哭和吸吮,生活力良好,此时出生基本可以存活。

10.40周末 胎儿已成熟,身长约50厘米,体重约3000克以上,皮下脂肪丰满,皮肤粉红,指(趾)甲已超过指(趾)端。出生后哭声响亮,吸吮能力强,生活力强,能很好存活。

胎头是胎体最大部分,也是胎儿通过产道最困难部分,但胎儿颅骨有一定可塑性,即颅缝边缘可轻度重叠,使头颅适应产道,完成分娩。

出生后,胎盘循环停止,肺循环建立,开始自主呼吸,表现大声啼哭,显示一个新的生命开始。


子宫里的胎儿的生活

1.分辨声音  在降生前的最后3个月,胎儿甚至能够偷听大人讲话,分辨男性和女性的声音,并且“监视”母亲的情绪。研究发现,胎儿的听觉在32周到35周时就迅速敏锐起来,此时,它会把头转向某一个声源。对胎儿最有吸引力的是妈妈的声音。

2.音乐能增强记忆  研究人员指出,准妈妈们每天都把脚抬高并倾听同一首舒缓的乐曲对母子都有益处。在32周时,胎儿就能够记住自己天天都听的那支乐曲,并能随着音乐的节奏摆动身体。

3.对光的最初反应  早在25周的时候,胎儿的眼睛就开始在黑暗中一开一合,似乎在为出生后做练习。一道亮光能穿过母亲的皮肤、甚至子宫壁。在33周左右时,胎儿更为活跃。

4.品尝各种味道  6个月时,胎儿就能够分辨出苦味、甜味或者酸味。研究表明,未出生的婴儿对甜味有一种天生的偏爱。如果你喝了一杯浓咖啡,胎儿的呼吸和心跳可能就会因此而加快。胎儿的发育所需的一切营养都是直接通过脐带传送的,因此,在子宫内不需要有进食的技术。但胎儿却花很多时间吸吮拇指,这不仅为胎儿日后的第一餐做好了准备,而且帮助他发现自己身体上有趣的东西,比如皮肤的感觉和拇指的大小。因此,胎儿在子宫内吸吮拇指的行为也是探索世界的开始。

5.感觉你的情绪  当你和人争吵、甚至因为交通阻塞而泄气的时候,你的胎儿也会焦躁不安。他还会用自己的动作(心跳加速或更多的踢动)来回应外界的情况。你感受到的压力也会影响到胎儿睡眠的规律性。

堕胎不是手术,是杀人

了解一下正确的堕胎常识, 不要认为只是个常规小手术。

堕胎被人默许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们看不见堕胎手术对腹中胎儿的影响。

即使我们的电视堕胎节目也被审查,电视台禁止播送。所以电影“无声的尖叫”(播送堕胎时子宫内的情形)引起很多争论,使人情绪沸腾。这部电影剖视一个十一个星期大的女婴被堕胎时的情形:

这部电影用新的音波技术,让我们看见一个孩子在子宫内的轮廓,她在挣扎,但是无 法反抗抽吸器,于是头部被撕掉,跟着你看见死去的孩子被肢解,头部被压碎,然后逐块 被吸走。

看过这部电影的人,没有人还会讲“无痛”的堕胎。执行这堕胎手术的医生也不忍看完这部影片,他马上冲到播放室的外面,虽然他曾做了几千次堕胎手术,他以后再也没做 过一次。

那些明白堕胎情形的人难于忍受这件事,所用的办法视乎未诞生胎儿的年龄,有时需 要采用多种办法。

大部分的堕胎是在前十二个星期内进行的,胎儿仍然很小,可以用一个强力的抽吸器把他吸出,这个抽吸器的能力是普通家用吸尘机的二十五倍。 这个方法叫做抽吸割除术 (suction curettage),抽吸器的力量撕裂或者绞拧胎儿的身体,将肢体逐部撕开,直至只剩下头部来。胎儿的头部太大,不能从吸管中通过,所以堕胎的人需要用钳子插入子宫内,攫获这个单独漂浮的头部,然后将它钳碎,直至能够通过抽吸管,那么头部也就被挪走。


堕胎过程,胎儿基本是被砍碎

尼芬淳博士描写这个过程说:“基本上,胎儿是被砍碎,然后用抽吸器吸出,出来的 时候只是一堆的肉碎。”


当抽吸管在子宫内转动,胎儿四周的膜和液体马上被抽走,那小小的生物也被撕裂,最后,连接于子宫表皮的胎盘也被拔出。有一本手册封这一阶段的堕胎作如下的形容:“无论何时察觉有物质流入管内,活动就会停止,直至它全部流出,然后又继续转动,在整 个抽吸割除术过程中,你会看见混着血的粉红色组织,一点一点的通过塑胶管流出。”


另一个堕胎程序叫做D&E“扩张和吸取” (dilation and evacuation)。这个程序通常用在第四到第八个月。子宫颈被扩大,插入子宫的不是抽吸器,却是手术钳(好象大工具钳),把胎儿的身体夹着,逐部拧掉,一块一块的取出,然后将脊骨和头颅骨压碎拔出,另外用一把割除器或者锋利的椭圆形刀子刮干净。


在 D&C“扩张不和割除”(dilation and curretage)手术中,这把刀子被放置子宫内转动,当碰上障碍物,刀子就集中刮擦。换言之,胎儿的手臂可能被割走,腿部被割走,面部被砍碎,头部被砍掉,身体被肢解,切断为很多细块,然后身体各部分和胎盘被抽吸 而出……


将胎儿身体有计划地砍碎的技术名词是“分碎术” (morcellation)。这些手术都有很多潜伏的危机,如果堕胎手术是将胎儿切割或者抽吸,身体各部分必须谨慎地被重新凑合,证实整个婴儿都在子宫外,因为胎儿的任何部分如果被留在子宫里,会有感染病毒的危险。1978年,一份呈交“双亲计划协会”(Association Planned Parenthood)医生的报告,对D&E技术有如下的形容:


“为了减轻子宫口的损伤,胎儿被分成细块抽出,因为胎儿头部的尺寸和形状,通常 是最难被压碎和拔出的,工作人员要数点胎儿的每一块骨胳……”


另一个堕胎手续是“盐水法”(Saline method),就是盐毒法,是用在第四到第七个 月,是1970年代最常用的方法。这个手术是用一支三吋半到四吋的针,从母亲的腹 壁插到羊膜囊(ammiotic sac)中,抽出200mm的羊水,然后以一种强度的浓盐水替换。在这个程序中,胎儿是把盐吞掉,在盐中“呼吸”,基本上,胎儿全身的皮肤被盐熨伤,慢慢被毒死,于是母亲开始分娩,排出一个死的、烧伤了的,和枯萎的婴儿。偶尔有些婴儿在这个手续中幸存,生下来就有严重的并发症,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婴儿的组织和器官 都因出血而破坏,动脉静脉破裂而在身上留下巨大的青肿。”


其它堕胎办法是用前列腺素 (prostaglandin)激发的。前列腺素包含一些贺尔蒙类的化合物,当被注射或使用在子宫肌的时候,可以损坏胎儿的血液循环,剧烈的收缩,然后被排出。因为前列腺素不是对未诞生的胎儿直接有毒,这样的堕胎方法结果比盐水法产生更多因打胎失败而出生的胎儿。打胎失败使医药工作人员十分麻烦,尤其是母亲:“婴儿 为生存奋斗,喘不过气来,到处抽动乱移,使母亲难忘,在观看这些婴儿死亡之后,当时 的情景会在脑中不断的重复,母亲会有一段自责的时间。”


通常,如果孩子出来而仍然是活着的话,他们就让他饿死,也有把他勒死或者杀死的 。


事实上,因为这些堕胎办法非常难忍受,所以才发明 D&E,就是为了要避免打胎不成功的问题。趁胎儿还在子宫中“隐藏”,把他切割,压碎,或者毒死,结果仍是致命的,只是对母亲和医药工作人员而言,没有那么清楚可见。不管如何,它对医药工作人员的影 响仍然是一样的。例如:


在夏成夷的麦德茂 (McDermott)和查亚(Char)报导:“护士们觉得自己代替了其它城 市中的地下堕胎者,和他们一样,亲手去把婴儿(他们所用的字,形容那些排出的胎儿身 体部分,或者仍然温暖的胎儿,有时甚至还在呼吸)切片或砍碎。”……


医生们也在所难免。很多国家都报导,愈来愈多医生因为内疚而沮丧崩溃。


还有一个办法,叫做子宫切除术(hysterotomy),用在六到八个月期间,这个办法和 剖腹产术(Caesarean section)只有一个不同之处,整个手术是为了谋杀婴儿,不是为了救他。这个手术是把肚子切开,直入子宫,取出婴儿,不照顾他,让他死去,或者早在母亲体内先勒死他(婴儿是不能在子宫外被勒死的)。一旦婴儿是在子宫外,他不可以被杀死 ;否则医生就犯了谋杀罪。按照法律,他只可以被饿死。


小手伸出子宫紧紧握住医生的大手

以下是堕胎组图:


1. 奇迹:伸出子宫的小手--生命如此顽强


当时只有21周大的 Samuel Armas 因为患上胎儿脊髓病变,必需开刀为胎儿医治,没想到在手术的过程中,子宫竟然伸出了一只婴儿的小手,并且紧紧握住医生的大手!


通常在这种胎儿先天有疾病的情况下,父母都会选择流产,但Samuel Armas 的父母选择了在怀孕期间为其治疗……手术很成功,1999 年12月 2 日Samuel Armas顺利在Northside 医院降生,秤重5磅11盎司。



堕胎:不是服务而是屠杀生命!

堕胎医生的果报和觉醒


医生为病人堕胎,所受的果报十分凄惨。因堕胎就是杀人,而且堕胎过程是非常残忍的对胎儿凌迟处死。为赚一点钱而从事如刽子手的工作,一生杀人无数,因此堕胎医生很多都遭遇灾祸而不得善终,这是肉眼凡夫都能看见。而佛更说明,造此重恶业,死后要堕入地狱。因果通三世,来生投胎又要偿还杀业的果报,多病短命。所以医生应劝诫男女,要力保胎儿,勿得随意堕胎,杀生害命。古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帮人接生、或劝他不杀,保护胎命,福报难以形容。福与祸就在一念之间,勿为名闻利养而铸成大错,后苦无穷。须慎之!


在《残蚀的理性》影片中报导:在美国最常进行的外科手术是堕胎。平均五、六分钟完成。每年有一百五十万次。


现今在美国,已经有数字医生忏悔以前无知为人堕胎的错误行为,其中有一位约四十岁的男医师,他说自己曾经为人堕胎一万多次,一天有时高达三十五次。美国亚特兰大一位医师开计划生育诊所,曾经一天堕胎高达六十次,这位医师说:我每天要做五、六十人的堕胎手术。有一天我上班,看到那些排队候诊等待做人工流产的妇女,我的心突然颤抖了,我再也做不下去。我这不是为妇女服务,而是屠杀生命!他深感愧咎并有自杀的念头,他说宁愿死、也不愿意再做一次堕胎手术。也有医生一生为人堕胎,后来因精神错乱而亡。另外美国新闻也报导,有些堕胎医师惨遭横祸被枪杀、诊所被纵火等。其中有一位支持晚期堕胎的医生蒂勒的恶报摘录如下:


蒂勒医生由于支持晚期堕胎,曾多次遭到袭击,最终死于非命。蒂勒一直是反堕胎人士的主要攻击目标之一,他的诊所门前经常有反堕胎组织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一些反堕胎者也常常在他居住的小区散发传单。一九八五年,蒂勒的诊所被炸;一九九三年,他在诊所遭到枪击,双臂均中枪,但大难不死。二00九年五月三十一日,蒂勒遭人枪杀而死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