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医学泰斗王鹤滨先生神奇方剂20余种特别授权

要闻 2015-12-31
1563

按:王鹤滨先生,1949年8月至1953年10月底,任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医生、秘书。王老十分热爱公益事业。王老从医已经71年了,在71年的过程当中,从个人的经验总结出来,大概有神奇疗效的中医方剂20余种。王老愿意奉献给社会,造福社会,为全民健康,为全面小康贡献一点力量。王老向本基金授权视频如下。(下文根据王老视频整理,文字未经本人审阅。)欢迎有需求的爱心人士,与本基金会联系,共同造福社会,利益民生。联系方式:404201783#qq.com(请将#换成@)


   大家好,我叫王鹤滨,是一名医生。我非常赞同习主席说的一句话, 就是没有全民的健康,就没有全面的小康。我从医已经71年了,在这71年的过程当中,从个人的经验总结出来,大概有神奇疗效的中医方剂20余种。这是我的学医心得,愿意奉献给社会,造福社会,为全民健康,为全面小康贡献一点力量。在这里,我郑重声明,我本人授权北京圆梦公益基金会、北京玄泰科技研究院向社会有需要的同胞提供中医方剂技术服务。我对我的协议处方完全负责,更希望我的医疗心得能造福百姓,谢谢大家!  


王鹤滨先生为北京圆梦公益基金会亲笔题写“圆梦”。

 王鹤滨先生,1949年8月至1953年10月底,任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医生、秘书。


入红墙 守护伟人健康 ( 摘自百度 )

 1924年4月5日,王鹤滨出生在河北白洋淀安新县的刘李庄镇北冯村。七七事变后,14岁的王鹤滨以第一名的成绩高小毕业,同时受时代大潮的影响,参加抗日工作。
 1941年,深爱医术的王鹤滨于晋察冀军区白求恩医校学习,第二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赴延安中国医科大学学习。1945年入医大附属医院为眼科医生,同年被调入军委卫生部,兼做中央门诊部眼科医生。北平解放后,任香山门诊部支部书记、业务副主任。
 忆起初见主席的画面,王鹤滨眼中闪出敬仰的光芒:“我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是在1946年的初夏,那时我还在军委卫生部工作,当时我接到的任务是为毛主席检查眼睛。我和卫生部的副部长傅连暲一起赶往毛主席的住地王家坪。我们到的时候,毛主席正伏案办公,当时主席并不认识我,傅连暲走到毛主席身前说这是王医生,今天来要给您检查一下眼睛。毛主席同意了检查,检查结果,主席有些轻微近视。我问主席用不用配眼镜时,主席和蔼地回答说,看东西不碍事,就不要配眼镜了。”
 1949年8月下旬,开国大典即将来临,全国各族人民欢欣鼓舞,各界人士的代表云集北京,毛主席已经搬进中南海居住。王鹤滨因工作需要调入了中南海,展开了他人生最传奇精彩的画卷:“那天,中央办公厅行政处的负责人罗道让找到我,郑重地对我说,上级决定派我到中南海去做毛主席的保健医生。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一下子有些胆怯起来,毛主席的健康是全国人民的财富,做毛主席的保健医生是一项巨大的任务,首先要考虑的是我自己能否有这样的水平来承担。罗道让对我说,在毛主席身边是个极好的学习机会,只要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地工作,就一定会把这个重大的任务完成好的。”
 王鹤滨刚进中南海的时候,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医疗保健机构尚未建全,医务人员也没有配备齐全,王鹤滨不但要负担毛主席的保健工作,还要兼管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保健医生的职务,同时还要为机关工作人员看病。


 在为这几位党的领袖服务的过程中,王鹤滨留下了许多有意思而难忘的记忆:“ 第一次给朱德注射胰岛素,是在他的办公室,朱老总正在批阅文件,看见我拿着注射器进来,就说,你是哪个?我不打针……这时,朱德夫人康克清走进办公室,说这是新来的王医生,技术蛮好的,打针不痛,朱老总听了就不再多问,把右臂的衣袖卷了起来,也不说什么,又低头看他的文件了。我做完了注射,针头已经拔出一阵子了,朱德还没有放下衣袖,眼睛依然盯着案上的文件,嘴里还问道打完了吗?我说打完了,朱老总说果然不痛。”再后来熟悉了,王鹤滨渐渐感到朱德待人的温厚。
 书记之一的刘少奇,给王鹤滨的印象是神色和蔼,但很少说话。王鹤滨和他接触过几次,却没有说过几句话。然而有一事,却对他的一生都产生了重大影响,那是1950年,中央办公厅行政处处长伍云甫调离中南海,去任中国人民救济总署的秘书长:“当时我们为伍云甫饯行。席间在座的人都很高兴,我本来不会喝酒的,也乘兴喝了一小盅白酒。这时,刘少奇的卫士长石国瑞突然来了,说刘少奇有些不舒服,请我赶快去看一下。我到了少奇同志的身边以后,一直低着头,也不敢多说话,怕酒气从口中出来,我想纵然一直低着头,刘少奇大概还是会看出我喝了酒的神态,带着酒气出诊,是很不应该的。虽说刘少奇没有批评我,但从那以后,我在中南海工作期间,再也没喝过一口白酒。”
 王鹤滨第一次为周恩来看病,是刚进中南海不久。“周总理经常流少量鼻血,他也没有更有效的办法,就用盐水棉棒擦洗的方法,来减轻这种折磨。经过检查,我发现周恩来鼻中膈左侧的黏膜上,有麦粒大小的浅表性溃疡面。我把检查到的情况,向周恩来、傅连璋、金茂岳讲了,周恩来问如何治疗呢,我说可以用硝酸银轻轻地腐蚀一下,以促进溃疡面的愈合。周恩来听后,带着微笑表态说那好啊,就试试看吧,可金茂岳当即表示反对,傅连璋没有表态。这等于是把治疗方法否定了。”许多年后,王鹤滨回想此事时说:“如果那时我就达到后来具备的业务水平,一剂中药便可以把这点小病治好,就不会提出让两位医学前辈担心的方法了,也可免除周恩来总理一生受此小病拖累了。”

凤凰卫视:王鹤滨-我身边的毛泽东

网友评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
X
QQ登录
非QQ登录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圆梦官网- 京ICP备15034914号
联合主办:北京圆梦公益基金会、大学府基金、大学府奖学金管委会

公益项目合作404201783#qq.com(#改成@)    媒体合作800city#126.com(#改成@)    发起求助404201783#qq.com(#改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