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文法师禅意书法号莲子,俗名李文科。1964年出生于书画之乡宁夏六盘山脚下,酷爱书法、佛学、武术和研习风水学,现任中国寺庙文化促进会副会长,世界华人华侨艺术家联合会荣誉主席、中国海峡两岸书画家协会荣誉主席、北京市密云普照寺监院、宁夏六盘山北联池海慧寺住持。

人不会永远痛苦潦倒

   人的一生,总是难免有浮沉。不会永远如旭日东升,也不会永远痛苦潦倒。反复地一浮一沉,对于一个人来说,正是磨练。 没有永远不被毁谤的人,也没有永远被赞叹的人。当你话多的时候,别人要批评你,当你话少的时候,别人也要批评你,当你沈默的时候,别人还是要批评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被批评的。不要因为众生的怀疑,而给自己烦恼;也不要因为众生的无知,而痛苦了你自己。因此,浮在上面的,不必骄傲;沉在底下的,亦不必悲观。必须以率直、谦虚的态度,乐观进取、向前迈进。用自己的脚步走自己的人生之路,让别人说去吧!

面向阳光,阴影自然落在身后

   和别人相处时,我们习惯于戴上一副有色眼镜,用自己的主观看法把别人装进一个“框框”里,在用这个框框解释此人的角色与行为。有时我们甚至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到对方身上,以至经常偏离事实真相,因过度敏感,而产生错误的感受,因而平添了自己的烦恼。
   你用嗔怒的心面对一切的人和事物,那么人生就会时时忿忿不平,陷于琐屑的烦恼之中,因为别人无心的一句话,却多心的曲解。其实许多的不愉快不是别人造成的,乃是自己的问题。因此,想要活的快乐洒脱,也要由我们自己来选择,自己来超越。平时就要训练,对万事万物,立刻能看到好的一面,从美善的角度去思考,并且多为他人着想。即使遇到不顺利的事情,也能以正面态度思考,别人再多的误解与诽谤,都以包容心和欢喜心接受。能体恤对方,那么一触即发的争执就能够涣然冰释。
   当自己的心窗纤尘不染时,理智的阳光就会驱散心头的晦暗,只要自己愿意朝向阳光,阴影自然就会落在身后.......

百忍成金

       忍耐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修为。人生很多时候都需要忍耐,忍耐误解,忍耐寂寞,忍耐清贫,忍耐失败,等等。“红尘白浪两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从来硬弩弦先断,每见钢刀口易伤。”忍耐力体现着一个人能屈能伸的胸怀。人生有巅峰也有低谷,那些在低谷中还能泰然处之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和强者。百忍成金!心似莲花!

往事

想来想去,一时欣喜;一时忧伤。欣喜的是尽管知道自己的书法习作、甚或是作品距离“艺术”二字,尚有差距。但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成就--仅就此证书所言。忧伤的是细想起三十多年来,我独自一人默默地行走在这么一条看似充满世间名利的道路上,其中经过的磨难坎坷,遭遇的冷眼误解,真的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真真的是个“把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就这样繁繁复复、删删改改间,经过了三、五天的时光也没能写出只言片语。

儿时特有的兴趣

从小因为受到礼佛重道、崇文尚武的家风的熏陶我自幼便不喜荤腥。和家里同辈的孩子不同的是我似乎从开始认字起就对写字的人和他们写的字有特殊的兴趣,也就是对那些现在看起来是在节庆的日子里写对联、在红、白之事间写贺联、挽联乃至谁家新屋落成、门店开业写楹联的人和他们写的字感兴趣。经常是围在这些人身边看来看去,有的时候不但忘了吃饭,耽误了去田间帮父母做活甚至有时逃学旷课,为此经常惹得兄弟姐妹们不快或是遭到父母的责怪,特别是误了功课的时候。因为没有钱买纸墨,只能够在稍微平整一点的土地上捡些树枝、瓦块写写划划,常常是写了擦、擦了写,凭着记忆模仿着看到的一切。对于记不清楚的字一遍一遍的凝神贯注的想来想去,在晚上睡觉前都不肯老实。

本不该有的一些忧伤

稍微大一点的时候,更是经常往返于十里八乡的去寻访乡间里舍中的有些名气的、会写些艺术字的“书法家”,虚心求教,一去便是半天。通过对人生和日常生活的不断思考,体会到了一些在我那个岁数上本不该有的一些忧伤,觉得人生的意义是值得深入思索和探究的。从此我便时常流连于乡间的佛教寺院内,发心于宁夏寿佛寺礼上湛下久法师剃度出家,所幸的是没有受到家里人太多的阻拦。记得出家以后因为依然喜欢写字,小小的寺院里的楹联、法会及佛事的告示便成了我临摹学习的样板。就这样慢慢的,年复一年,在学习寺院规定的功课之余以外的时间我都用来写字练字。每次出了寺院回家或者办事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还是到处看街上或是坊间那些大字小字并不断地流连其中。当七年沙弥在九三年,偶然听说远在陕西西安的草堂寺有授具足戒的三坛大戒的机会,可是想受戒的话还要缴受戒费二百元钱,加叧外收费三十元钱,共计二百三十元整,还有路费,加上要供养师父,还要请三衣,这笔钱是我拿不出来的。在没有金钱的情况下,和我一起想去受戒的的师兄弟想到了一个办法,让我试着到寺院外地集市上试试看能不能写一些字卖。于是我们两个人和师父请了假溜出寺院跑到集上,花了很少的一点钱买了一些毛边纸和墨汁,就在集市中的路边找了个地方铺开纸、墨,我写他说。开始写的都是路过的赶集的乡民和学生们要的简单、吉祥祝福的字,一块钱、两块钱慢慢地写。终于在集市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个中学的教师经过,看到我们穿着僧服就停下来询问我们在卖字的缘由。当他听说是为了积攒受戒的费用,就以每张字五十元的价格买了我的两张字。这样一天下来,我们终于得到了去受戒所需的费用。

念念不忘恩人

回想起来,正是有了这些现在看来并不算多的区区几百元钱,不仅让我得以受戒,成为出家入道、割爱辞亲的释迦之子,也坚定了我学习书法的无比信心。而那个我始终不知道名姓的中学教师,也成了我这些年来念念不忘的恩人。就这样,一九九三年我到了位于陕西户县草堂寺我在草堂寺受了具足戒之后,因为功课的增加,白天要随堂上课、诵读经论并且参与越来越复杂的佛事活动,时间上就觉得不够用了。何况寺院里面还有着数不胜数的牌匾、楹联都是我悉心观察临摹的对象。和小的时候一样,为了弄明白某一个字的笔画顺序,时常就忘了要在固定时间内必须完成的作业,为此经常受到师父的批评、训斥。然而为了学习心爱的书法技巧,我却还是依然故我,废寝忘餐。有几次因为舍不得不去上课也舍不得放弃这自幼养成的练字习惯被师父严词责骂后,想离开寺院去专门学习书法,可是每每又被师父或是同门的师兄弟们找回来。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白天尽着僧人闻思修的本分、夜间闲暇之时则临碑习字的生活。那时我最喜欢的是米芾的狂逸灵动的行草和西安碑林里无数历代、现代书法家的诸多字体。记得最后一次被师父责骂的狠了,年轻自负、心高气盛的我终于下决心离开这个不让我学习书法的寺院。在那样一个下着大雨的午后,我脱掉穿了十余年的僧衣跑着出了寺院。天上的雨水,脸上的泪水……脚下的泥水混合在一起,单薄的身上只穿着薄薄的T恤和单裤。那时的我既理不清心中的纷乱也看不到未来的目标,只是一路跑着却不知道要去哪里。

道心志远

如何才能找到理想和信仰之间的平衡、要怎么做才能获得二者兼得的结果、出世法和世间法间剧烈的碰撞等诸多问题反复缠绕的结果就是使我除了想要离开外还是离开。可是就在我哭着跑着的时候,师父和师兄弟们也在忙着找我,大约在两个小时以后,我还是被师兄们追赶上了。虽然我当时是执意要离开但最后还是被几个师兄拉扯着回到了寺院。也许是因为这次居然有了脱掉僧服的举动吧,在我回到寺院后,我的师父终于明白了学习书法在我心中的重要几乎等同于对佛法的追求,在后来的日子里便慈悲开许允许我保留了这份执着的爱好,直到离开这个既让我修行了无数佛法理论也学到了很多书法技巧的寺院。接下来的僧旅生涯中,无论我走到哪里、在哪里参访名山古刹,在僧团生活之余,习字观帖始终是我不变的生活内容。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这点点滴滴的陈年旧事,心底里由衷感谢的全都是我的师父们的无尽慈悲和师兄弟们从始至终的鼓励与帮助。没有他们为我所作的这一切,也许,在出世间法和世间法上,我将一无所获...... 时光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流逝着,三年、五年、十年、十五年......青灯照壁、暑往寒来;暮鼓晨钟、道心志远。借由我三十多年的对于中国书法艺术的热爱和勤奋不辍的笔耕,近几年来逐渐的有了一些小小的成就。通过这些年来不断地拜师学习以及在中国书法函授大学三年间的系统学习,我于2010年成为了“中国文化艺术促进会榜书艺术研究会”的会员并且担任了“世界华人联合会书画委员会副秘书长”;今年以来我所创作的禅意书法作品““剑”、“忍”、“鹤”和“一笔静”字均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版权局著作权登记证书”;同时在全国各地书画展赛中的数幅作品也陆续的获得了优秀奖、一等奖和金奖,有些书法作品也被文化馆收藏家协会做了收藏......面对这些看似是世间法中的种种荣誉我并没有丝毫的满足。相反,对因这些成就而引起的种种非议及误解,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僧人、一位可被称为人天之师的法师,我内心是不屑于做任何意义上的争辩的。在拥有了这些成就也好、名利也罢之后的我,可以说的确是获得了一些世人所羡慕的东西及金钱,但是我知道它们对于我的意义并非他人所作的种种假想与妄测。因为在这些略有些耀眼的光环的背后,是我数年来所付出的无数不懈的努力。而正是有了这些年微薄的润笔所得,才能使我建起了寺院、救助了失学的孤儿、募化了很多的书籍衣物,再独自邮寄或是托运到甘肃偏远乡村的那些贫困人群。而这些作为都是我作为释迦之子当做应做的本职“工作”。也是支持我一路走来的精神动力。

谨以此文作为对养育我的父母和支持我的家人的微薄的供养。

发愿救助万名贫血少年

感恩一切,感恩所有的众生

2013年4月26日,妙文法师在“传递爱”大型公益行动启动仪式上得知“圆梦志愿者”王庆急需更换耳蜗,否则可能永久致聋的情况后,立即捐赠一幅作品,帮助“手语哥”王庆尽快康复。作品图如下:

妙文等45人担任首批圆梦使者国家民委公布名单

感恩国家民委的鼓励

第一次担任“圆梦使者”。深感责任重大。我将不辜负国家民委的鼓励,继续以慈悲之心行善良之事;以公平之心,帮助别人受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