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2岁的朱敏才在商务部工作了近40年,曾任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她的妻子孙丽娜是北京市最早一批小学英语老师,执教近40年。2005年,退休后的朱敏才与老伴来到贵州山区支教,相继为6所山村小学义务开设英语课,至今已有9年。目前,夫妇二人在遵义市遵义县龙坪镇中心村小学支教。

七旬外交官朱敏才

他叫朱敏才,她叫孙丽娜。

   鲜为人知的是,已经支教近7年的朱敏才老先生,年轻时曾做过中国驻外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他和妻子孙丽娜曾在尼泊尔、坦桑尼亚、毛里求斯等国家生活了17年。

   一心想着“老有所为”的朱敏才夫妇,7年来一共在贵州山区的5个小学支教过。问及今后打算,今年刚好70岁的朱敏才笑着说:“我这把老骨头,或许哪天睡下去就起不来了,但我肯定会教到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7年教过5所小学

   2005年初的一天,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感动中国年度人物颁奖典礼。其中,徐本禹放弃读研,到大方县大水乡大石村支教的故事,让在北京家中电视机前的朱敏才和孙丽娜夫妇感动不已。

   “要不,咱也去支教?”孙丽娜的提议立马得到丈夫朱敏才的赞同。

   2001年退休之前,孙丽娜曾是北京某小学的高级教师,也是北京市最早的一批英语教师之一。

   朱敏才则是贵州黄平县人,从小成绩优异,上世纪60年代初从贵阳一中考入贵州大学外语系。毕业时,朱敏才一心想当人民教师。当时,国家对外经济贸易部(后合并为今天的商务部)派人到贵州选拔优秀学生,表现突出的朱敏才和龙永图等人被相中。于是,朱敏才想做教师的愿望落空了。

   从随员到三秘、二秘、一秘,再到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朱敏才带着妻子在国外生活了17年,曾在尼泊尔、坦桑尼亚、毛里求斯等地居住过。流利的英语口语能力,是这位资深外交官所具备的基本能力。

   说干就干,但是怎么找到合适的支教学校却成了大难题。

   2005年6月,在本报记者的牵线搭桥下,望谟、紫云、凯里等地的政府和学校相继向这对夫妇发出了邀请。朱敏才认为,既然先答应了望谟,那就从望谟开始。

   少则半年,多则两年。望谟二小、尖山苗寨小学、花溪孟关乡中心完小、遵义县龙坪镇裕民小学、遵义县龙坪镇中心小学。7年时间,夫妇两人的足迹走过了贵州5所乡村小学。看着所呆过的学校软硬件一天天改善,朱敏才夫妇总是会计算着时间,计划投奔下一个师资稀缺的乡村小学。

   “开口”比“考试”重要

   2月23日,龙坪镇中心小学还没开学,200多平米的操场上冷冷清清。朱敏才却提前结束了寒假,回到了学校。

   朱敏才所居住的10平米小屋里,只摆放了一张破旧的床、两张放教材的旧课桌、一台小电视机和一个布衣橱。床上只铺了一层旧被褥,没有电热毯。

   房间的背后,搭了个既透光又透风的棚子。朱敏才自己掏钱买的电冰箱和电磁炉随意摆放在潮湿的棚子里。虽然是正午,但屋外气温却只有-1℃,屋内也要不停地搓搓手、跺跺脚才能感觉到些许温暖。

   朱敏才的这些“家当”和居住条件,让人很难与他曾是外交官的身份联系起来。“比起前几年在尖山苗寨小学的情况,这里的条件还算不错了。”朱敏才觉得,自己这儿的条件已经太好了,很多农村孩子家里,还要困难得多。

   上学期期末考试前,朱敏才答应了班上的同学,考得好会有奖励。说话算数,朱敏才所教的四年级和五年级,总共30多人,一半以上的都能得到奖励。可是拿什么做奖品,却让朱敏才犯了愁。只买文具盒、作业本、铅笔、橡皮擦作为奖品,实在是没有新意。思前想后,朱敏才决定,除了文具,还得买点儿指甲刀以及给女同学买梳子。朱敏才认为,农村的孩子也需要这些,他们的生活条件虽然不如城市的孩子,但同样也得让他们从小就养成注重个人卫生的习惯。

   买奖品成了朱敏才提前返校的原因。就在记者到来的前一天,朱敏才从自己的退休金里取出400元现金,专程坐车到了遵义县城,到许多商店转了转,但并不满意。“过两天,我还要到遵义市区的批发市场看看。给娃娃们买奖品,要多看几家,选择最适合他们的。”朱敏才说。

   在朱敏才房间的旧课桌上《牛津初阶英汉双解词典》、《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麦克米伦高阶英汉双解词典》和《柯林斯英语学习词典》摞在一起,格外显眼。

   教小学生英语,需要用到这么多专业词典吗?朱敏才肯定地点点头,并翻出了小学英语五年级的教材,给记者上起了英语课。

   “我们平时形容东西很好吃,会用哪个单词?”

   “delicious(美味的,香喷喷的)。”

   “那个词相对而言书面化了一点。现在小学五年级的教材中出现了一个词,yummy,也是形容东西很好吃很美味。我也是查了这几本英汉词典才知道的。我以前在国外,英文交流不成问题,但教孩子不一样。比如一些清辅音和浊辅音的区别,我以前怎么读都可以,现在教孩子,就得谨慎,一些词、一些语法,得自己先琢磨透了才能教。”

   从备课到上课,朱敏才下足了功夫,却还是有点小遗憾。上学期期末考试,自己所教的两个年级两个班,并没有满分的学生,而其他年级英语老师都有一两个满分学生。

   “上个月我还在和校长探讨过这个问题,我所带班级学生的笔试成绩不算最好,但口语能力很强,成绩中上等的学生,都会20多句日常对话。”朱敏才认为,在刚开始学习英语阶段,重点应该是能开口、敢开口,培养孩子对英语的兴趣,这比仅仅“能考试”更为重要。

课堂上指导学生书写英语

   在贵州省遵义市遵义县龙坪镇中心村小学,朱敏才在课堂上指导学生书写英语

   今年72岁的朱敏才在商务部工作了近40年,曾任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她的妻子孙丽娜是北京市最早一批小学英语老师,执教近40年。2005年,退休后的朱敏才与老伴来到贵州山区支教,相继为6所山村小学义务开设英语课,至今已有9年。目前,夫妇二人在遵义市遵义县龙坪镇中心村小学支教

给学生上课

在贵州省遵义市遵义县龙坪镇中心村小学,朱敏才在给学生上课

朱敏才夫妇与学生在一起

在贵州省遵义市遵义县龙坪镇中心村小学,朱敏才夫妇(中)与学生在一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