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他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曾经饱受欺凌,山河破碎、民生凋敝,但“中国梦”在无数矢志于民族复兴的仁人志士心中从未泯灭过。“中国梦”记录着中华民族从饱受屈辱到赢得独立解放的非凡历史。1840年爆发的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不但打开了中国的国门,也打碎了“天朝之梦”。从此,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系列的侵略战争接踵而至,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被迫签订,中华民族遭受的屈辱与苦难世所罕见。这证明了一个铁律:落后就会挨打,生存必须自强。1937年南京大屠杀,“那是永远都无法抚平的伤痛,真是一场噩梦。”回忆起往事,岑洪桂的眼泪在眼圈中打转,“弟弟被日军烧死,我被日军推入火中,腿被烧伤,后侥幸逃脱。”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南京大屠杀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展开全面侵略中国的大规模战争。
       1937年12月13日,日军进占南京城,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等法西斯分子的指挥  日本军队侵入南京城下,对手无寸铁的南京民众进行了长达6周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
       日军占领上海后,直逼南京。国民党军队在南京外围与日军多次进行激战,但未能阻挡日军的多路攻击。1937年12月13日,南京在一片混乱中被日军占领。日军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指挥下,在南京地区烧杀淫掠无所不为。
       1 2月15日,日军将中国军警人员2000余名,解赴汉中门外,用机枪扫射,焚尸灭迹。同日夜,又有市民和士兵9000余人,被日军押往海军鱼雷营,除9人逃出外,其余全部被杀害。
       16日傍晚,中国士兵和难民5000余人,被日军押往中山码头江边,先用机枪射死,抛尸江中,只有数人幸  日军羽田部队在黄浦江口残杀中国军俘虏免。
       17日,日军将从各处搜捕来的军民和南京电厂工人3000余人,在煤岸港至上元门江边用机枪射毙,一部分用木柴烧死。
       18日,日军将从南京逃出被拘囚于幕府山下的难民和被俘军人5.7万余人,以铅丝捆绑,驱至下关草鞋峡,先用机枪扫射,复用刺刀乱戳,最后浇以煤油,纵火焚烧,残余骸骨投入长江。令人发指者,是日军少尉向井和野田在紫金山下进行“杀人比赛”。他们分别杀了106和105名中国人后,“比赛又在进行”。
       在日军进入南京后的一个月中,全城发生2万起强奸、轮奸事件,无论少女或老妇,都难以幸免。许多妇女在被强奸之后又遭枪杀、毁尸,惨不忍睹。与此同时,日军遇屋即烧,从中华门到内桥,从太平路到新街口以及夫子庙一带繁华区域,大火连天,几天不息。全市约有三分之一的建筑物和财产化为灰烬。无数住宅、商店、机关、仓库被抢劫一空。“劫后的南京,满目荒凉”。
       后来发表的《远东国际法庭判决书》中写道:“日本兵完全像一群被放纵的野蛮人似的来污辱这个城市”,他们“单独的或者二、三人为一小集团在全市游荡,实行杀人、强奸、抢劫、放火”,终至在大街小巷都横陈被害者的尸体。“江边流水尽为之赤,城内外所有河渠、沟壑无不填满尸体”。
       据1946年2月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查证:日军集体大屠杀28案,19万人,零散屠杀858案,15万人。日军在南京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大屠杀,中国军民被枪杀和活埋者达30多万人。
       中华民族在经历这场血泪劫难的同时,中国文化珍品也遭到了大掠夺。据查,日本侵略者占领南京以后,派出特工人员330人、士兵367人、苦工830人,从1938年3月起,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每天搬走图书文献十几卡车,共抢去图书文献88万册,超过当时日本最大的图书馆东京上野帝国图书馆85万册的藏书量。
       抗战胜利后,指挥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松井石根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以绞刑,谷寿夫被引渡给中国政府处死。

       【南京大屠杀】(日语:南京虐杀事件、南京大虐杀)是日本侵华战争初期日本军队在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犯下的大规模屠杀、强奸以及纵火、抢劫等战争罪行与反人类罪行。日军暴行的高潮从1937年12月13日攻占南京开始持续了6周,直到1938年2月南京的秩序才开始好转。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军事法庭的有关判决和调查,在大屠杀中有20万以上乃至30万以上中国平民和战俘被日军杀害,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

大规模集体屠杀经过

南京大屠杀主要场所图

       进城兵力约50000,执行军纪维持的宪兵却仅有17人的日军除了个别地或小规模地对南京居民随时随地任意杀戮之外,还对中国人,特别是解除了武装的军警人员进行若干次大规模的“集体屠杀”。大规糢屠杀方法有机枪射杀、集体活埋等,手段极其残忍。
       12月15日(日军占领第3天):已放下武器的中国军警人员3000余人被集体解赴汉中门外用机枪密集扫射,多当场遇难。负伤未死者亦与死者尸体同样遭受焚化。夜,解往鱼雷营的中国平民及已解除武装的中国军人9000余人被日军屠杀。又在宝塔桥一带屠杀3万余人。在中山北路防空壕附近枪杀200人。
       12月16日(日军占领第4天):位于南京安全区内的华侨招待所中躲避的中国男女难民5000余人被日军集体押往中山码头,双手反绑,排列成行。日军用机枪射杀后,弃尸于长江以毁尸灭迹。5000多人中仅白增荣、梁廷芳二人于中弹负伤后泅至对岸,得免于死。日军在四条巷屠杀400余人,在阴阳营屠杀100多人。
       12月17日(日军占领第5天):中国平民3000余人被日军押至煤炭港下游江边集体射杀。在放生寺、慈幼院避难的400余中国难民被集体射杀。
       12月18日(日军占领的第6天)夜,下关草鞋峡。日军将从南京城内逃出被拘囚于幕府山的的中国难民男女老幼共57418人,除少数已被饿死或打死,全部用铅丝捆扎,驱集到下关草鞋峡,用机枪密集扫射,并对倒卧血泊中尚能呻吟挣扎者以乱刀砍戮。事后将所有尸骸浇以煤油焚化,以毁尸灭迹。此次屠杀仅有伍长德一人被焚未死,得以逃生。大方巷难民区内日军射杀4000余人。

杀人竞赛

杀人竞赛:南京大屠杀“百人斩”铁证

       1937年12月13日,《东京日日新闻》(即现在《每日新闻》)报道两名日本军官的“杀人竞赛”。日军第十六师团中岛部队两个少尉军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长官鼓励下,彼此相约“杀人竞赛”,商定在占领南京时,谁先杀满100人为胜者。他们从句容杀到汤山,向井敏明杀了89人,野田毅杀了78人,因皆未满100,“竞赛”继续进行。

惨无人道日军手提儿童

       12月10日中午,两人在紫金山下相遇,彼此军刀已砍缺了口。野田谓杀了105人,向井谓杀了106人。又因确定不了是谁先达到杀100人之数,决定这次比赛不分胜负,重新比赛谁杀满150名中国人。这些暴行都一直在报纸上图文并茂连载,被称为“皇军的英雄”。日本投降后,这两个战犯终以在作战期间,共同连续屠杀俘虏及非战中人员“实为人类蟊贼,文明公敌”的罪名在南京执行枪决。


       据1946年2月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查证:日军集体大屠杀28案,19万人,零散屠杀858案,15万人。日军在南京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大屠杀,中国军民被枪杀和活埋者达30多万人。
强奸
 汉口《大公报》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道日军侵占南京期间强奸了成千上万的妇女,他们不分昼夜并在受害妇女的家人面前施行强暴。有些妇女被日军强奸了好几次,往往有妇女受不住日军的折磨而死。除此之外,日军还强迫乱伦行为。估计当时发生的强暴案可能超过20,000宗。

非交战国人证物证

 《画刊周报》记载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

·《拉贝日记》
·《魏特琳日记》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前印有222名“历史证人的脚印”的铜版路。路长40米、宽1.6米。
·美国牧师约翰·马吉1937年用一架1930年代的老式16毫米摄影机、拍摄记录了迄今唯一的南京大屠杀影像,共四盘放映长度达105分钟的电影胶片(2001年约翰·马吉的儿子大卫·马吉亲自将它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约翰·马吉在当时的信件中也有大量关于大屠杀的描写:“强奸妇女的行为已无法形容和想象”,“我能说的是,这个城市的每一个大街小巷都有死尸,我去了很多地方,包括下关地区。”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干事费区目睹日军在南京地区的暴行,将马吉牧师拍摄的记录日军暴行的胶片偷运到上海柯达公司,制作并带到美国各地放映,并在美国《读者文摘》上揭露日军违反国际战争法的暴行:“日本人从我们的宿营地抓人时,把手上有老茧和剃光头的,都当作当兵的证据,认为务必判以死刑。他们想要枪杀谁,就把谁拉出去。”
1930年代英国《曼彻斯特导报》驻华记者田伯烈1938年初撰写了《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一书,第一次向世人完整公布了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真相,痛斥日军制造了“现代史上破天荒的残暴记录”。
1937年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的约翰·拉贝救助中国难民时,详细记录了日军的杀人暴行:“12月14日,日军士兵的抢劫、强奸和屠杀等恐怖活动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

受害者人证

李秀英,怀着7个月身孕,与3个日本兵搏斗身中37刀,  日军在安全区将青壮年当“残败兵”强行拉出
在鼓楼医院收治并留下了影像资料。她并赴日本进行对日索赔诉讼,在审讯期间逝世。
夏淑琴,全家9口人被杀7口,她被刺伤后从死人堆里爬出。
姜根福(1929年12月20日-),弟弟被日本兵摔死,母亲因为反抗强奸而被开枪打死,父亲被抓走,二姐因反抗强奸被刀劈死。
崔金贵,亲眼见慈善团体崇善堂的收尸埋尸过程,并确定崇善堂在埋尸时有计数。
尚德义,1937年12月6日上午11时被日军抓获,同时与1000名以上的中国男子一起被机枪扫射,绝大多数当场死亡。他由于被尸体压住晕倒而幸免于难。
伍正禧,在南京新华巷62号避难时,其二哥伍正保、大表哥云馆、三表哥三云、表叔老王被抓走并枪杀。祖父被刀捅死,30岁的表娘被强奸。
邵翰珍,父亲邵锦晴、祖父邵才潮和舅舅任发和被日军枪杀。
皇甫泽生,保卫南京的一个士兵。被日军俘获后与几百人一起,在板桥镇一个山沟里集体被日军用机枪射杀。日军在射杀后再用刺刀捅死幸存者。他和另一个重伤难友为仅存者。
孟宪梅,在淌水沟接水时,亲眼看到日军用多辆卡车把老百姓押到现在的汉中门新桥桥口下面用机枪射死。
陈光秀,在南京汤山镇许巷村,父亲被枪杀,包括弟弟在内的村里100多个年轻人被刺刀刺死。艾家四兄弟被扔到天空摔死。多名女性被强奸。母亲因为父亲和弟弟被杀导致忧郁而死。
刘文静,大方巷广场集体屠杀(一百多人)见证人。
天津工商银行退休职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刘钟铭当年在南京一家商铺当学徒,说道:“日本鬼子进城后见人就杀,城里到处都是尸体,载着日本兵的汽车就从尸体上开过去。那个惨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日方佐证

       侵华日军各级指挥机构当时的命令和军官的记录为直接物证:
       攻占南京的日军第6师团司令部曾接到命令:“不论妇女儿童,凡中国人一概都杀,房屋全部放火焚烧。”
       日军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的日记中也记道:“大体上不保留俘虏,全部处理之。”
       1938年1月11日,日本外相广田弘毅在电文中称:“自从前几天回到上海,我调查了日军在南京及其他地方所犯暴行的报道,据可靠的目击者直接计算及可信度极高的一些人来函,提供充分的证明:日军的所作所为及其继续暴行的手段,不下30万的中国平民遭杀戮。”(吴天威,译 自华盛顿国家档案馆公开的《日、士兵的日记、证言也被列为南京大屠杀的证据:
       侵入南京的日军第6师团辎重第6联队小队长高城守一日记中说,1937年12月14日,他看到南京下关江边:“尸体像漂流的木头被浪冲了过来;在岸边,重叠地堆积着的尸体一望无际。这些尸体可能有几千、几万,数目大得很。”
       日军第16师团老兵东史郎的日记(《东史郎日记》)为重要实证,例如他在1937年12月21日的日记中写道:“哭喊着的支那(中国)人被装进邮袋中,西本(日本兵)点着了火,汽油一下子燃烧起来。就在这时袋子里发出了一种无法言状的可怕的喊叫声。袋中人用浑身的力气使袋子跳了起来,自己滚动。……手榴弹在水中爆炸了,水面一下子鼓了起来,然后平静下去。”
       其他重要的日本兵日记还有:《高岛市良日记》、《小原孝太郎日记》、会攻南京的日侵略军第十六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的日记等。
       《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的著作《中国之旅》,记录“百人斩”等屠杀事件。
       笠原十九司教授,日本国内研究南京大屠杀的权威学者之一,曾多次提供南京大屠杀证据(《侵略亚洲的日本军队》,大月书店出版)。

新认定10位幸存者

中国新认定1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2013年07月06日 13:42:37 来源: 新华网)新华网南京7月6日电(记者蔡玉高)6日上午,89岁的岑洪桂老人获得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颁发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书。
   “那是永远都无法抚平的伤痛,真是一场噩梦。”回忆起往事,岑洪桂的眼泪在眼圈中打转,“弟弟被日军烧死,我被日军推入火中,腿被烧伤,后侥幸逃脱。”
   当天上午,与岑洪桂一起获得纪念馆颁发证书的还有9位老人,他们中年龄最小的76岁,年龄最大的已92岁。
   岑洪桂告诉记者,被正式认定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一份责任,他要将自己亲身经历的那段惨痛的历史告诉更多人。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表示,此次新认定1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每个人的亲身经历都是最好的历史教科书,都将永久性地成为馆藏展览。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见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的“活人证”。他们的口述史是当年历史最好的证言,也是对那些企图否定历史的日本右翼的最有力反驳。多年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们忍受着侵略战争给他们带来的伤痛,向世人讲述当年侵华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并与那些企图歪曲历史的日本右翼分子不断进行斗争。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幸存者离开人世,目前在世的不到200人,平均年龄超过80岁,大多数人都年老多病。为此,近年来,纪念馆与幸存者援助协会主动发掘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相关消息与线索。
   据介绍,从2009年起,通过来电、来信及媒体,纪念馆与援助协会共接到有关幸存者的线索209条,经细致走访、证言整理及专家论证后,最终共有80人被确定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6日上午刚刚获颁证书的10位老人则是纪念馆在2012年6月-2013年6月发现并认定的。
   朱成山介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认定是非常严格的,主要有三个条件:一是“在场”,南京大屠杀期间必须要在南京,在日军屠杀施暴现场要有亲身经历、亲眼所见或亲耳所闻;二是有清晰的历史记忆,其记忆的相关内容必须要与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相吻合;三是本人曾受到伤害,有明显的伤疤。
   81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说,有新成员加入到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这个大家庭,他非常高兴。“希望所有的幸存者都能认真守护历史,为避免惨痛历史再发生而努力。”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会长张伯兴表示,协会今后进一步做好征集幸存者线索、抢救性保护幸存者资料及发挥幸存者特殊历史证人的教育作用等工作,从而为历史留下更多珍贵的证言与史料。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南京城内30万以上的无辜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被日军残杀,并发生强奸事件两万多起,三分之一以上的建筑被毁,财产损失不计其数,南京遭到一场空前浩劫。

警钟长鸣勿忘国耻

“七七事变”昭示我们落后就要挨打(原文:人民网 )

     1937年7月7日,日本军国主义悍然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这是日本军国主义蓄谋已久的战争,标志着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此后,日本军国主义侵占我华北大片领土,把侵略的魔爪伸向了中国内陆腹地。中华民族陷入了空前的灾难之中,亡国亡种的危险迫在眉睫。

     76年过去了,又到了“七七事变”周年纪念的日子。前辈抗日军民的鲜血和精神在召唤我们,振兴中华勿忘国耻。国耻是每一个中国人心灵上的一道伤疤,更是每一个中国人励志前行的伟大精神动力。中国古语说:“谈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谈的正是要汲取历史智慧。革命导师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背叛。”这话说得醍醐灌顶。习近平总书记倡导要读历史,懂历史,用历史的观点来看今天的问题。因此,在这样的国耻日,让历史警钟长鸣,总结历史经验教训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须的。

     “七七事变”的历史昭示我们,落后就要挨打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相对中国来说,日本在国土面积、人口资源等方面是一个小国。但是,小国凭什么又能够侵略大国?就是因为日本当时先进,而同时中国落后。所以,日本敢以蛇吞大象的胆子来侵略中国。中国虽然号称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但是经济科技等各方面落后,所以只有任人宰割。现在,中国发展了,是名副其实的大国了。我们要好好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成果,要以更加饱满的热情和精神创造美好的明天。

      “七七事变”的历史昭示我们,必须提高对日本军国主义倾向的警惕。日本在侵略中国的历史问题上一直没有正视自己,不仅没有诚恳地向中国道歉,取得中国的谅解,而且还幻想否定,美化侵略历史。近年来,中日关系正常发展更是受到了严重的干扰。日本右翼肆意发动“钓鱼岛国有化”活动,演出了一幕幕“购岛”丑剧。日本政府妄图否定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窃取中国的钓鱼岛主权。以史为鉴,开辟未来,是中国的底线,是中国的原则,也应该是中国的智慧。必须防止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警钟长鸣,勿忘国耻。在构筑普遍安全的世界中,在实现“中国梦”的征途上,敲一敲“七七事变”的警钟,对日本来说是耳提面命,对中国来说毫无疑义是一声声催人奋进的战鼓。

回顶部